新笔趣阁 - 开元棋牌百度知道_澳门银河开元棋牌_澳门新莆京开元棋牌职场 - 庶门风华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八十三章、问罪(二)

第六百八十三章、问罪(二)

????????颜彦自然猜到太后的意图,可她不想再隐忍下去了,为了这一天,她做了多少铺垫受了多少委屈?

????????“太后,我只有一个要求,我不能白上吊一回,我女儿也不能白受一次罪,差点两条人命呢。”

????????“是啊,幸好皇上有先见之明,送了一枚龙佩给衿娘护体,否则,那孩子岂不是就遭了毒手?说到这本宫就不明白了,彦儿夫妻两个早早就从陆家搬了出来,人家夫妻两个一个努力挣钱一个用心苦读,压根就没惦记你们陆家的这点家业,你们还闹腾个什么劲?”皇后见太后又想和稀泥了,忍不住出言说道。

????????“可不是这话,孤也想不明白。”李稷加了一句。

????????“罢了,哀家老了,也糊涂了,还是依皇帝的旨意办吧。”太后退了一步。

????????李琮见太后退了一步,他也退了一步,暂时保留马氏的诰命身份,把颜彧生的三个孩子暂时交由她抚养,至于在什么地方抚养,这个李琮就没有言明,端看颜芃的态度。

????????至于颜彧,李琮的意思是和朱氏、周婉一起关进刑部大牢接受刑部审判,颜彧名下所有嫁妆私产过户到颜彦名下。

????????不过颜彦拒绝接受颜彧名下的私产,只是她也不想便宜了颜彧,因而她提议把这笔款项转赠颜氏一族的公账上,用来扩大族学,赡养鳏寡孤独,以及抚养那些因战争而失去生活能力的族人。

????????太后见好歹保住了马氏的诰命,颜家的声誉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,倒也没提别的要求。

????????她相信儿子肯定会留下颜彧的性命,不过苦头肯定也是要吃一点的,毕竟这一次颜彧错的太离谱了。

????????只是不知为何,太后心里总觉得不舒服,别扭,似乎哪里不对劲,在看到皇城司的人押着朱氏、颜彧等人离开时,她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,因而她留下了颜彦。

????????待大殿上的人离开后,太后没动地方,而是瞥了颜彦一眼,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,“跪下。”

????????颜彦猜到对方的意思了,倒是也扶着身子缓缓跪了下去,没等太后发问,主动说道:“回太后,今日之结局并非臣妇的本意,臣妇一开始只是想解开究竟是谁动了陆夫人药包这个谜团,还陆家祖母和颜彧一个清白,因为臣妇不相信这件事是陆家祖母做的,而颜彧又口口声声地赌咒发誓不是她做的,因此,臣妇才提议让皇城司的人介入。彼时,臣妇还不清楚颜彧和陆家祖母均被人下药,更不清楚陆袆可能是个痴傻儿。还有,陆家那些内斗臣妇也没有耳闻,这两年,臣妇回陆家的次数屈指可数,且每次回去都是直接去看望陆家祖母,最多一个时辰就离开,没在那吃过一顿饭,所以臣妇委实不知陆家竟然有如此多的不堪之事。真说起来,臣妇的心痛不比太后少,要知道,彧儿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,在退亲事件之前我们几乎不分彼此,但凡我有的东西只要她想要,我从没有过二话,可她害了我不够还想害我女儿,太后,我也是一个人,我的心也是肉长的,我也会疼。。。”

????????后面的话颜彦没有说下去,因为她想起了原主的遭遇,也想起自己这几年的委屈隐忍,心里也堵着一口气,哽咽难言。

????????“母后,做错事的是彧儿,和彦儿何干?”李琮从外面进来了。

????????原来,皇后和太子妃见太后留下了颜彦,担心太后心里这口气不好出会撒在颜彦身上,可这种事情,她们做儿媳孙媳的肯定不好劝,只能请皇上来走这一趟。

????????李琮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太后会为难颜彦,可架不住李稷也跟着求情,说太后心里有一个死结,那就是保住颜家,如今颜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很难说太后不会迁怒到颜彦身上,偏颜彦还是一个孕妇,受不得气。

????????这么着,李琮才又返转回来,为了听听太后究竟要跟颜彦说什么,他阻止了太监的通报,站在帘子外面听了一会,正好听到后面这段话,也听到颜彦的哭声,他站不下去了。

????????“回皇上,也怨不得太后,因为那天是我向太后出主意请皇城司的人去陆家调查取证的,我是看陆家祖母可怜,这么大岁数为了保全陆家竟然不惜自毁声誉,而那一头二叔也在为颜彧和陆鸣合离一事左右为难,因着这所有问题的症结都集中在陆夫人的药包事件上,颜彧是赌咒发誓否认,陆夫人又一口咬定是她,我怀疑这事极有可能是陆夫人自己贼喊捉贼,所以才出个主意想揭露她的真面目。事情发展到今天,我自己也很意外,我压根就不知道她们背地里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,更不知道人性在所谓的权贵面前会如此不堪一击,我是祖母一手带大的,颜家有今天,我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?还有颜彧,我是真的拿她当亲妹妹一般看待的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看到她这样。。。”

????????“好了,起来吧,我懂你,你是个好孩子,太后也是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所以才找你问询几句,说开了就好,放心,太后没有怪罪你的意思。”李琮亲自把颜彦扶起来。

????????太后见此明白儿子的意思,儿子是在给她台阶下呢,于是,她忙道:“是啊,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,我就是想问问你之前是不是知道点什么,为何之前皇城司的人进去什么也没有查到,这次却查出这么多问题来。”

????????“母后,这哪里是皇城司的人查出来,是儿子用皇权逼她们认罪的,颜彧和朱氏当年害衿娘一事,她们自己不说,我们从何处查去?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我都把话说这么明白了,她们还是要对衿娘下手,眼里哪还有我这个皇帝?”李琮怒道,他还一肚子火没发出去呢。

????????这话一说,太后没法接言了,不说别的,仅凭这一点,颜彧就该判死罪,因此,儿子给她面子了。